好久沒有更新網誌了,雖然沒有特別想寫些什麼,不過就是今天晚上認真做了不少工作,勞動過後,洗去滿身汗的夜裡,喝著熱茶,就突然很想上來打上幾個字,我想,這該是另一種思鄉~~
~~我思念我的朋友們~~

朋友們都知道最近我在忙些什麼,也算是運氣好,剛好搭上熱潮,這兩個禮拜以來,還真是認真生出了不少護墊,我掐指一算,現在全台灣,應該將近有近百位姐姐妹妹,用著雖然不完全是我親手縫製的,可是每一片都是經過我親自品管及釘扣的護墊,也就是說,有將近百個家庭,每個月都少了許多拋棄性、不會分解的垃圾,每每想到這個,心情就超級無敵的好啊!

而這額外的收入,我盤算著,之前繳到一半的5475大願助學,我總算能夠憑自己的能力繼續圓滿了,而之前在第一批成交量出來時,我也去認養了一位國小學童,更發了願,在屁跟妹求學期間,我要一直持續認養跟屁、妹同學齡的學童各一位,而我希望這可以用我小小的生意來圓滿~

忙的很歡喜,做的很愉快!這是我最近心裡面一直有的OS~

 

但是,這樣的忙碌,不是沒有後遺症的~
前兩天在高雄見到面的姐妹們,應該都發現了,我的氣色非常的差。
說起來,也並不是真的有多勞累,不過就是先天不良,加上後天失調,小小的一點工作就會讓我很疲累。我跟姐姐年紀相差很近,說起來,老媽懷我的時候,身體應該還沒從前一次懷孕恢復回來,想起小時候,對面的鄰居總說我像難民一樣,兩隻腳瘦的根竹竿似的,從小就體弱多病,今日的三補身體,倒也不是沒有前因可循。

前些年,我很認真的想要調理好身體,也很認真的在需要的時候認真休息,但是,後來這想法有了改變。改變的原因是因為看了師父的傳記。
師父也是從小就體弱的孩子,即使在長大之後,也常與藥罐相伴,更不要說晚年時,因為腎病而需要洗腎...,但是,身體的贏弱,並不等同於精神的虛弱,師父對漢傳佛教的影響,已是全世有目共睹。
我讀了師父這篇傳記之後,突然有種:「啊,我是在幹麻啊?!」這樣的當頭棒喝!身體不過是這輩子讓我方便做事的器具,怎麼我反而被它限制住了?甚至於把它當作是藉口!既知人身難得,怎麼能這樣浪費了!
既然我擁有的不是跑車,搞不好也不是台汽車,就只是台功能還算齊全,就是三不五時需要加點油、進廠維修一下的小機車,那就小心點騎吧!慢點騎,騎累了就停下來歇一會、加點油,然後還是要繼續認真騎下去;之前的歲月,我算是把這台機車貢起來了,嘴巴裏面嚷嚷著:等我把機車整理好,跟汽車有一樣的速度時,我再來認真騎~~哎哎,現在想起來,還真是很阿Q啊!

所以,我知道我看起來狀況不好,但是其實我有小心,該吃的,該休息的,我都有盡量作好,只要有勞動,臉色不好就難免,顧完攤的這兩天,我有刻意多休息一點,也知道該把時間做更有效的安排,把事情更有效率的處理完,因為機能有限,所以能量要用在刀口上~

那現在呢,不是早該睡了?
我知道啊,打完字我就去睡了,就是想妳們嘛!
沒有上來說說幾句話,心裡面總不踏實嘛!
喏,我現在就乖乖去睡了喔,晚安~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in 的頭像
gin

聖誕婆婆

g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