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的布製護墊,可以在這裡買到: Easy LOHAS聖誕婆婆小舖露天拍賣

逆緣是修心的良藥 (袞卻格西講述) 

    我們既然生而為人,同時具足一切修學佛法的內、外在條件──八暇、十滿的人身,就應該慶喜自己。這麼難得的機會,未來要再遇到,是非常不容易的,即使有的話,也不是永遠擁有的。所以為了追求無量來世的利益,我們應該生起清淨的皈依心,並且謹慎地注意因果,也就是何種行為該斷除、何種行為該修持,按照自己的能力好好做,逐漸使業更清淨。

    如果修學佛法的目的,是希望來世能生到人天善道,這個目標是很不夠的,因為人天道的安樂,只不過是短暫的,並不能永遠保持。生死的本質是苦的,不管是苦苦、壞苦或是行苦。
    
    在生死當中沒有絕對的朋友或敵人,身處上層或下層社會,也都不是固定的,所以生死中的現象不可依賴。生死輪迴的經歷就是經歷生老病死的種種苦,不斷地投胎到不同的生存狀況。除非達到覺悟境界,才能脫離生死苦。

    若修學佛法,只是因無法忍受自己的苦,而想脫離它,這個佛法不是大乘的佛法。所謂大乘,是指你發心學佛唯一的動機,是要使一切有情脫離痛苦,成就究竟的安樂──佛果。
 
    因此不管用禪思、誦經或念佛,只要動念是為利益一切眾生,那怕是只誦一部經或念一句佛號,所造的功德就像佛所關心的眾生的數量那樣大。假定這種隨時要利益一切有情的心態能夠維持,那麼連穿衣、吃飯,都不會造惡業,因它的基礎就是利益一切眾生的念頭。
 
  然後把一切善業的功德迴向眾生,希望它變成眾生安樂的因。也許你會想:「這樣迴向,那我自己什麼都沒有了!」這個念頭來自把我當做實有的,這種無明,來自愛惜自我的心。兩者都是根本的惑癡。事實上,我們利益一切眾生時,間接的也是利益自己。
 
    如果修學佛法,一切修持及所作所為,都僅僅為眾生願生善趣,期望利益一切眾生;追求佛果,也是希望能給有情安樂,這就是修我們的心,培養這種利他的念頭,當我們碰到任何困難時,困難就會變得非常渺小。舉例來說,如果父母發心拿武器來攻擊我們,我們知道父母的心有問題,不但不想報復,反而生起悲憫;同樣的,在日常生活中,如遇敵人欲奪取我們的財物,危害我們的身體或生命,我們也可以把他當成是中了煩惱毐而發狂的眾生。如此思惟,就可以減少對這類眾生的瞋恨心。
 
    對一般行者來講,如果受的損害小,如小東西遺失、碰小傷,要他忍受,他還可以;假定是重大的損傷,要他維持平衡的心態,就很難了。除非已經成就忍辱波羅蜜,並調伏了瞋恨心。對修菩提心的菩薩而言,無論遇到的傷害或損失有多大,其反應是非常喜悅並深深感激。
  這是因為當財物丟了或身體受傷時,菩薩會感覺到這是還多世惡業的債。相反的,人家給他東西,並不會很歡喜,因為他瞭解這只是進一步的造新債,不僅是債還有利息,所以即使是很小的東西,他都不會很歡喜。
 
    一般而言,我們不熟悉這種觀念,也未培養我們的心來習慣它,一旦碰到損失、傷害,很難馬上有如法的反應,只會再造更多的惡業──生起種種煩惱和不善的念頭,所以除了損失之外,還加上更大的損失。這是多麼划不來!不如去思惟:宿世的債,現在還了。尤其是那種感激的心不能生起時,最起碼不要起瞋恨心。假定我們能夠這樣修心,是非常值得且有意義的。
 
    有個故事說,某人曾接受一大塊肉和很多奶油,為了要還這個債,來世便投胎為牛,生在送他奶油的人家,讓那家人擠牠的奶。多年後,有次天災,牛被大水淹死,沖到曾給過他肉的人的家門,那家人便吃牠的肉,直到肉盡骨出,只見上面刻著:「奶油跟肉的債已經還了」的字。這個例子說明了所謂逆緣──看似困難或不如意的情況,是可以轉化為修學佛法道上有利的條件。通常我們遇到損失或感覺不很妙時;按修心的法門來講,可說是宿債已還。表面上雖是損失,實際上獲得很多。
 
    我們的生活的確需要一些物質的財產,但除真正需要外,擁有的財富越多,真正行者會把它視為一種障礙。有故事說,有個人獲得一大塊田,可以選擇自己耕種或變賣。他選擇了自己耕種。為了能自己耕作,就娶妻努力生子。人家問:「孩子怎麼那麼多?」他答:「我需要幫手。」所以他一輩子都花在那塊田上面。可見不管我們的財富有多少,所想的只是要維護或增加它,為此整個心不由自主的被捲入,相應的心所法如貪欲、吝嗇,統統會一個個冒出來,也就是把我們困在生死裡的因,會不斷加強。因此對修學佛法來講,財富太多,是一種障礙。它阻礙我們把心放在佛法上,不能很清淨地修持。如果沒有很多財富,才能夠好好培養佛法的基礎。
 
    有句諺語說:「喝醉酒的人一直想喝酒」。同樣地,富有的人一心想怎樣能更發財,甚至貪求貧窮的人家所擁有的東西。所以財富對此種人而言,變成了不斷貪著更多財富的基礎。當然也有例外的,有人懂得善用財富,把它用在做善事、供養十方,假定只是不斷想累積財產,並不拿來布施或做善事,這種人所擁有的財富,就等於他來世生到餓鬼道的因的寶藏──因。
 
    因為他為了累積財富,不斷造惡業,使其他眾生受苦,結果他帶到來世去的是這種惡業,費心累積的財富卻留給別人享用。對菩薩道的行者而言,財富不多,反而是他學佛的寶藏。
 
    菩薩道行者少欲知足,就有辦法把心放在佛法上。各位不要誤會,不是修學佛法,就必須當乞丐。重點是,我們不是不斷貪著更多,而是不管獲得或損失,心都不受影響。
    獲得時,不會高興,且懂得怎麼善巧利用;有損失時,也不會感到難過,反而把它當做可能獲得更多的基礎。
    通常遇到某人說我們的壞話或罵我們時,我們就會感到很不是滋味、忿怒;相反的,人家講幾句好話,就很興奮。實際上,聽到讚美,只會讓我們感到驕傲、自大,進一步增長煩惱,妨礙我們好好修學佛法。所以受人稱讚,我們沒有理由很高興;被人指出錯誤或被講得一文不值時,我們應該非常高興。藉著人家批評,一方面注意自己有那些缺點或不正當的行為,他方面,過去世口業的過失會淨除,以免來世投生惡道。
 
    換句話說,批評我們的人是非常慈愛的。他就像善知識、像師父一樣,把我們帶離惡趣。因此應該照顧我們的心,認識清楚,如果受到讚美,不值得高興;別人批評就是找到自己的安樂。
 
    朋友和敵人也一樣。世俗的想法是看到自己的親朋好友,就覺得很親切、高興,碰到所謂的敵人,就分外厭惡。然而當我們深入思考,就發現對親朋好友的執著,只是進一步貪著的基礎,猶如把人捆在生死裡的繩索一樣。
 
    要成佛則必須要有敵人。當阿底峽尊者到西藏時,有個隨行的侍者,脾氣非常不好,連細微的小事,都可以生很大的氣。尊者的弟子覺得很奇怪:「師父怎麼會有這樣的侍者?」
 
    阿底峽回答:「他是我修習忍辱的一個對象。」
 
    寂天菩薩在《入菩薩行論》裡也提到,敵人比上師還珍貴。因為忍辱的無量利益,不能依止上師或三寶而生起,要依止敵人才行,從這點來看,敵人比上師還珍貴。何以忍辱那麼重要?因為惡業中沒有一種比瞋恨心的力量還大。
 
    瞋心的果報是要墮落到熱惱地獄。如果熱地獄的苦會讓自己受不了,就可以了解,碰到傷害或不如意的事,不要用瞋恨心去回應,應該修忍辱。
 
    因此不管我們跟什麼人生活在一起,或在那個團體裡,如果有一個可以生起瞋心的對象,就要好好利用機會來轉化我們的念頭,修習忍辱。尤其是利用他來修我們的心。培養善心對自己無量來世而言,是非常有價值有意義的。它不只是安樂的基楚,也是取得成就佛果的重要因素。
 
    至於有人學武術、拳擊,為賺錢或出名跟別人拚,而忍受皮肉之痛。因動機不清淨,跟我們談的忍辱不同。
 
    一般世俗的看法,若一切都很順利,就高興慶賀;若碰到苦就覺得受不了。對菩薩道的行者來講,遇順利舒適時,不值得高興,因為他了解,如果不把它用在成就佛果的善業上,那只是在耗掉過去世所累積的善業;而苦的狀況讓他覺得值得歡樂。因為他們平時發願要代替一切眾生受苦,因此一旦經歷苦境,便是滿了他的願。這是菩薩的修行。
 
    我們雖不應刻意追求舒適安樂,但經歷舒適安樂時,應把它當成遍滿虛空的海洋,然後供養出去。遭逢苦難時,就想成是還惡業的一種方便,不像真的長期墮入惡道那麼痛苦。很多患絕症的人,在那種情況之下,會想到佛法想到三寶等皈依處,想要布施供養等,可見苦反而能促使我們的心生起善的念頭。
 
    也許有人覺得自己修得很好,經常布施卻不斷遭到障礙,再看別人既不學佛也不布施,反而一切都很順利。這種思惟是對因果不了解,屬於邪見。
 
    修學佛法的人,平時看起來好像受的苦比較多,事實上他把惡業都淨除了,剩下的只是善業。而那些常常造惡業的,雖然好像一切都很順利,沒什麼障礙,但是,一旦善業用盡,他有的只是一大堆惡業,往生時便直奔惡趣。
 
    能夠修心,懂得用這些善巧方便來轉化一切逆緣和困境,這樣我們在佛法上的心,便會不斷地進展,並獲得很的利益,可以說,我們已經入了安樂城。
 
    假定安樂來時,不去貪著;痛苦時也懂得如何轉化它,這樣我們已經活在安樂城。總之這個法門的要點是,當經歷很順利的情況時,就應該思惟:這全是一切有情的恩惠,是來自三寶的加持;經歷到痛苦時,應該思惟:這是在消除過去世的惡業,應覺得歡喜。以上是簡單地說明,如何把逆緣轉化成佛道。
創作者介紹
gin

聖誕婆婆

g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EMom
  • 其實我現在念經,還是習慣迴向給自己的冤親債主,但是我仔細地思考,我覺得這就好像我照顧孩子,一定是先照顧好自己的孩子才去照顧別人的;照顧老人家,一定也是先照顧自己的,才去照顧別人的。因為需要照顧的人太多,所以先從自己相關的人開始照顧(債主也是)。

    以前我曾經想過,如果每個人都照顧好自己的父母跟子女,那麼世界上就沒有需要照顧的可憐人了。既然如此,那我要照顧別人之前,也要先照顧好自己的父母子女,差不多是這樣的意念。

    也就是說修行一開始的時候是為了解除自己的痛苦出發而做,但是慢慢地可以看見更多的痛苦,解除更多的痛苦,然後越做越多,最後可能就發現已經忘了自己的痛苦。

    suyu說過的一件事我也很喜歡,他說念經的時候不只有自己得到功德,連在旁聽到的所有靈體也都能得到,所以我誦經的時候會很開心,盡可能唸出聲音來,有時候我會想,搞不好我家附近有很多人等著來聽經文也不一定。

    不過仔細想想,我並不是修佛,菩薩對很多修佛的人來說也許是一個形象、意念或神明,但是對我來說是真實存在,可以溝通、對談的導師,他說要做什麼我就做,其實不是很在意自己到底做下去會變成什麼樣子,只要覺得自己越來越安定、喜樂,能力越來越強,做得到的事情越來越多,能幫助的人也越來越多,這樣就是在我自己的正道上了。

    坦白說,就是我沒有興趣讀佛經的意思 :p
  • 我是那種搞清楚了,才覺得安心的人^^

    我現在對修行的想法倒不是為了解除自身的痛苦,就只是覺得知道了正確的路,沒有理由不走而已。

    迴向的想法,我跟妳想的還是不同;不過就像妳說的,總是在正途上,就是方法不同,結果不同而已,都是正道^^

    gin 於 2007/08/06 12:36 回覆

  • EMom
  • 呵呵~本來就不需要是完全相同的。

    我這麼做只是減少不必要的困擾而已,因為我讓你們開始念經,必須讓你們不要受到可能的副作用。如果你願意深入去思考,並且更進一步修行,那是再好不過的事。

    偷偷小聲說:我之前遇到的狀況已經解除了,我曾經問過朋友如果自己的債主迴向完,要迴向給誰,他的答案並不是我想做的。所以後來我應該也會發展出自己的方法吧 ^^
  • EMom
  • 順帶一提

    現在我回頭去想之前遇到的事,我覺得那就是一個「契機」,讓我開始有所改變,然後我的改變又帶動了很多人改變(很多人受到我的影響開始念經哩 *^^*)

    我會想,即使起心動念不那麼純粹,只要獲得好的結果,以整體來說就是好的。至於起始的那個人,他還是他自己的因果,種什麼因得什麼果,不會因為整體效應而有改變。也就是說如果自己想要有更好的結果,就得更努力往某個方向前進,不管起點在哪裡,終點是同一個地方。

    我想這就是菩薩的智慧,用各種適合的方式去引導不同的人進入修行。
  • 嗯,其實我現在看過的,跟和妳之前談的,又有很大的不同了,三言兩語也講不完,所以就不講了^^"

    『我想這就是菩薩的智慧,用各種適合的方式去引導不同的人進入修行』
    贊同!!

    gin 於 2007/08/08 12:16 回覆

  • EMom
  • 一切盡在不言中

    『嗯,其實我現在看過的,跟和妳之前談的,又有很大的不同了,三言兩語也講不完,所以就不講了^^"』

    沒關係,妳的心情我懂得 ^^
  • 我猜想,所以妳最近也話少了? ^^

    有機會還是要多寫啦~
    我是怕自己寫不清楚,所以妳要認真寫唄!

    gin 於 2007/08/08 13:01 回覆

  • EMom
  • 不是這樣啦~

    我最近話少,是因為忙著安排去花蓮的行程,火車票超難訂的。等我玩回來......

    我仔細想了以後,覺得我應該到了需要寫心得報告的時候,我想多少能讓有緣的人得到幫助吧。

    不過最近跟妳還有其他朋友仔細分享之後,我大概明白我跟妳們最大的差異,在於『我沒有學佛』。雖然很多佛學思想我很喜歡,但是我並沒有認真去針對任何宗教或哲學進行有系統的學習,而是在自己的人生經歷中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。所以即使有些動作或名詞我們一樣使用,但是背後的意義很可能是不同的。所以有不同可以盡量提出來講,搞不好能開個「比較修行學」,哈哈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