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的布製護墊,可以在這裡買到: Easy LOHAS聖誕婆婆小舖露天拍賣

家裡兩隻小獸都上小學了,開學後這一個多月以來,大家也都慢慢習慣學校生活了,很習慣的,每星期兩天穿制服、兩天運動服,還有一天便服日,時間到了,該穿什麼就穿什麼,早上也不用花時間挑選衣服,說來也是方便跟順心,沒有想像中的痛苦。那,在這時間點看來,兩個月之前,當我知道這學校得穿制服時的抗拒心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?

這陣子,接了些義工的工作,其中有一項是在道場的書局執勤。這義工工作並沒有要求制服,不過有義工背心,是方便來訪的人可以辨識哪位是工作人員,執勤的時候要穿上就可以了。但是,我們的確是有義工服裝的,一件純白的polo衫,簡單繡上道場的logo,幾乎所有義工都穿著它;值勤幾次之後,我去請購了一件,每星期執勤的時候,很認真慎重的把制服穿上.......感覺好像稍微懂了,原來制服對於我是這樣的意義啊!

前天,執勤完,我不同以往的直接穿著制服往妹妹學校去接她,我想我的心理上是已經有了準備,穿著這件制服時,我會直接接受到路上行人看著我的眼光,那是種:喔,妳是XXX的人。當我行為失當時,看見的人是會將我的行為直接跟XXX團體畫上等號的眼光。

小的時候不懂,總覺得穿制服是一件討厭到極點的事,除了學生時期總覺得制服很醜之外,我想,我心裡面還有那種不希望被評斷的念頭存在,只是那微細的念頭被藏的十分嚴密,嚴密到我只感覺到抗拒,而不會察覺底下的真實情緒,直到我穿上這件義工制服時,這樣的領悟才突然出現。

我想試著去面對直視自己的抗拒,釐清它是否是合理的存在,對這個很在意別人評斷,卻總是對自己太懈怠的我說:就努力吧!妳知道該怎樣做的。

評斷的反面,也可以是進步的推手啊。

 

g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